广州艾格广告公司
广州艾格广告摄影公司 广州艾格广告摄影公司
首    页
公司简介
模特材料
广告摄影
明星代言
模特加盟
演艺资源
联系方式
??????????
您的位置:艾格模特公司 》时尚资讯
巫启贤、周晓鸥、沙宝亮 | 老炮儿之秋不多事
“绿皮车”听起来是上世纪曾经淘汰的交通工具,然而今天又一个名叫“绿皮车”的乐队把它开了回来。那由巫启贤、周晓鸥和沙宝亮三个老炮儿开动的这辆“绿皮车”到底载着怎地样的硬货?

几番缓和之后,北京已正式进入深秋。天然有四季更替,人也依照着成长到成熟再到衰老的进程。如果说人的一生也有季节之分,对于一个正常人类生命体,50 岁应当曾经算是秋天了。

人们提起秋天时总不免有些悲寂,但在冬天来临之前,秋天也绽放着属于它的灿烂金黄。对于一些人来说,秋天正值好时光。

北京一间宽敞的录影棚里,三个男人正高声歌唱,他们面露豪情嗓音洪亮,唱到激情处忍不住振臂齐挥。如果不是头顶的一抹白发和脸上似有若无的褶皱,你很难猜测他们的真实年龄。这三个模糊了年龄界限的男人分别是沙宝亮、巫启贤和周晓鸥。

他们正录制一首新歌,新歌的名字叫作《痛快的活》,其中有一句歌词那么写道,“干了吧,黑暗尽头是盼望,要痛快的活”,听上去酣畅无比。三个年约半百的男人,无论是面容还是心态,都比这个年龄本身更年轻。也许历经沧桑越发懂得生活的意义……

从经历上来看,这三个人成长于同一个时代,在唱片业最发达的年代里,他们以同一年轻的姿势和拼搏的精神追逐自己的理想并终极获得自我实现,这个过程却各自丰富。

沙宝亮并非科班出身,出道后经历了八年的幽居期,直到30 岁才凭借一首《暗香》迎来事业的第一个高峰。艺术领域中,这个最耀眼的年龄似乎比一般人要迟一些,但对于沙宝亮来说,选择歌唱终究是最正确且最快乐的事情。也许正是这份热爱和投入,让沙宝亮在音乐领域始终游刃有余,即使在今天这个对于他来说并不是特别容易适应的新音乐市场环境下,他仍可以凭借一个“流浪者”的身份俘获众听众的心。

年轻的时候尽情舞蹈和歌唱,力求每一件事都能够尽善尽美,步入盛年,工作之余还多了马术、哈雷等领域的兴趣,如今的沙宝亮已经从暗香轻嗅中收获浓香馥郁,经历和年龄的叠加给他带来的是不紧不慢的自信不疑。

而要论经历的多彩性,巫启贤算是三个人中最突出的。尽管现在的听众更多的是从各大综艺节目中认识巫启贤,但当他拿起麦克风投入地演唱时听众仍可以窥见异日轻时在音乐上的工夫。巫启贤曾以创作歌手的身份多次得奖,多首代表作传唱大江南北,至今被许多人奉为经典。积年来他辗多地,被冠以歌手、音乐制作人、主持人等多重身份,也许个中心酸不足为外人道,但也不可谓不是一种人生的乐趣。这是今天的巫启贤所表达的一种态度,豁达潇洒,像一个长者又似一个青年,看上去都是人生最轻松和享受的状态,是能笑着跟你讲述一切的通透。

这一点对于一个摇滚盛年周晓鸥来说也并没有太多不同。年轻时一头扎进摇滚乐的周晓鸥,在躁动的音乐中燃烧着灼热的内心,也燃烧着那个年代无数同一躁动的青春。当不计其数的年轻人跟着他一起歌唱英勇表达自我时,应当是一个摇滚人最不悔的时刻。然而时代会远去,一个人也不可能永久停留在青春,摇滚人的摇滚精神却始终能够延续,变为一种对生活的热爱之情。今年曾经50 周晓鸥,依然用高亢的嗓音唱着心中的歌,同时也一直在尝试对于如何成为一名好演员的探索。

成熟男人的秋天应当是什么样子?今天我们采访到这三位歌手,听听他们是怎地说的。

沙宝亮

Q&A:

听说你们新来一起筹备了新歌?还做了个构成?

沙宝亮:对 ,我们算是老中青吧,启贤大哥是更早一辈的歌手,三个人一起合作了一首《痛快的活》。

新歌首要想表达的是什么?

沙宝亮:一种豁达的人生态度,对生活的一种宽容、一种妥协。

这和你过去的经历有着某种联系吗?

沙宝亮: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除非豁达的人生态度面对生活的时候才能随心所欲,才能轻松天然。

为什么想到做那么一个三人构成?

沙宝亮:这首歌是巫启贤发起的一首歌,我算是一个参与者。

现在的音乐市场和先前有很大不同,这对你来说是比较容易适应的吗?

沙宝亮:确实是不容易适应,对市场来说收益是硬道理,走心的音乐有可能会不卖钱,但市场就是那么。

《暗香》火海时你刚好三十出头,这在乐坛算是大器晚成吗?

沙宝亮:大器什么时候成都是成,也没有早晚之说吧。

现在回看当时的心境有什么感触?

沙宝亮:那个时候是一个奋斗、想成功、想证明自己、想做点什么的状态,现在其实也一样,只是做的事情不太一样了,有更多的可能性。

您对年龄的感知强烈吗?

沙宝亮:一点儿都不强烈,我觉得我还是在20、30 岁的时间里晃悠,一直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大,保全着一颗好奇的心。

年龄对人生特定阶段会存在局限性吗?

沙宝亮:想存在就存在,不想存在就不存在。

47 岁对于一个男歌手来说是否存在压力?

沙宝亮:没什么压力,刚刚好,感悟的东西越多音乐里就越有营养。

处于现在这个年纪,你会有所谓的盛年危机吗?

沙宝亮:刚刚步入盛年,我慢慢去感受,对我来讲还是比较天然、比较通透。

您新来好像开始演戏了,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沙宝亮:这次的《铤而走险》是演的一个绑匪,体会了一下绑匪的生活,演戏能体会各种各样的人生百态,各种生活阅历,是一个很犯得着珍惜的事情。

您是一个乐于挑战的人吗?

沙宝亮:是。喜欢挑战一些未知的东西,因为有一颗好奇的心,就想挑战一些不可能或者没有触碰过的东西,在挑战的过程中会找到欣喜、找到快乐的来源和新的起点。

有什么是你特别想做而没有做的事?

沙宝亮:我特别想骑着马围着中国跑一圈,但是没时间,哈哈哈。是一直很想做的一件事。

新专辑《消失的唱片店之岁月如刀》最想体现的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怀?

沙宝亮:对好音乐的一种留恋,对实体唱片的一种怀念,世界在改变,所局部东西也都在改变,对我来讲实体唱片是抹杀不掉的,虽然数字音乐给大家带来了一种便捷,但是这种便捷失去了仪式感一般的获取音乐的过程,和它的音质,所以想做一张好音质的唱片。虽然很多唱片店消失了,但好音乐永久不会消失。

巫启贤

Q&A:

距离上一次发新歌有多久了?

巫启贤:好久了,久到自己都不记得了,哈哈。

现在还在坚持音乐创作吗?

巫启贤:基本上来说流行音乐的创作大致上曾经完成了,近几年比较着重于福音诗歌的创作。

大众印象中您一直在做评委或嘉宾,歌手的身份似乎更弱一些,您怎地看?

巫启贤:我给大众的印象可能都是从电视上面大家看到的那个巫启贤,在电视上的身份的确是评委,但是评委占我全年工作的比重是最小的部分,我每年大概除非两三个月的时间在蒙面唱将和其他节目上被大家看到而已,其他大部分时间我是在到处和开场唱会,我还是以歌手的身份一直生存着。

做评委犀利是刻意的、必要的,还是您的一种风格?

巫启贤:我觉得当评委“真心”比较要紧,所谓的真心至少是看到什么,该说什么都要想办法用自己的方式,一种包装过的言语表达出来,这个过程既要能说出当时的情景,也要对听众心里的怀疑给出解答,要给出建议,这是一个困难的过程。那么积年当评委坚持的一点是节目请我来不是来说客气话的,因为那是最简单的,随便劝慰几句说些捧场的话就混过去了。我觉得我能说出一些歌唱问题的真相,让听众从这个过程感受或者学习一些对于“演唱”真正的内容。

现实中你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吗?

巫启贤:现实中我是黑白分明的,但不会那么严格实行,因为人与人之间还是需要很多的空间,缓和的空间和妥协的空间,所以生活里面我比较大而化小的。

这些年您辗转多地,更换着多种身份,有什么感受可以谈谈吗?

巫启贤:我很庆幸有机会让我用不同的身份面对演艺这份工作,三十几年来如果只是当歌手的话,未免有点儿单调了些,哈哈哈,所以不停地替换,从歌手、评委、演员、主持人,还是挺乐在其中的,工作是我生活的一种形式。

您认为人生最好的状态应当是什么样的? 现在是处于这种状态吗?

巫启贤:能够把生活尽量地平均分配给家庭、工作、朋友、兴趣还有信仰,我认为这是最好的状态,也是我现在的状态。

您的家庭很幸福,您现在生活的重心是事业还是家庭?

巫启贤:现在宁愿多些时间在家里面,在过去的时间里我在内地的工作呈现的是一种“井喷”式的状态,每年大概都有200 多天的时间在内地工作,也相对“掠夺”了我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如果我在台北我基本上是不继任何的工作,完全零工作状态,希望时间是完全属于家里的,多点时间和妇人相处,多陪陪两个女儿。

您认为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应当是什么?

巫启贤:体谅。对身边的人、家庭、工作伙伴多呈现一种体谅跟包容,这是一个成熟的开始。

人生大半,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巫启贤:回首从年轻到现在,没有虚度过哪一段时光,每一段时期都有辉煌和沮丧的时候,但是很庆幸都能用一种豁然开朗的心态落实地走到,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在事业上让我的生活工作稳步地往前进,也可以把家庭照顾得很不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挺幸运的人。

《痛快的活》这首歌是您作词,为什么会写一首那么的歌,其中有什么感受吗?

巫启贤:当时想的是我们三个男人到这个岁数要唱一首歌,到底要唱什么好呢?情情爱爱似乎曾经离我们很远了,社会本题又未免有点儿“沉重”,所以就想唱一个生活态度,在生活里面可以彼此劝慰、彼此开心、彼此鼓励,这首歌曲中有句歌词是我很喜欢的,“干了吧/ 最坏都会过去的/黑暗尽头是盼望……”,我觉得这是生活里的体会,无论什么人都碰过最好和最坏的时候,难免会沮丧,可是都会过去,其实还有另外一句我没有写进去“最好的也会过去”,事实难免会有点儿感伤,所以我没有写进去。

和沙宝亮、周晓鸥一起合作的感受是什么?

巫启贤:都是爷们儿,在录音室录完这首歌制作人就说:“三个人都是高手,基本上音乐一放就知道该怎地唱,三个人该怎地配合。”我们都对彼此的音乐很熟悉,对大家的歌声也很熟悉,我们清楚地知道什么时候该凸显自己,什么时候该衬托对方,什么时候又该合在一起,我觉得这是一种默契,尽在不言中。

周晓鸥

Q&A:

您和沙宝亮是积年好友?

周晓鸥:是的,我们是发小。

这次“绿皮车”合作有什么新的体会吗?

周晓鸥:好兄弟在一起做事特别开心,我们又在同一个公司,第一次可以合作一首歌曲感受还是很好的,为了共同热爱的事业。

积年没出过新专辑,是有在计划筹备吗?

周晓鸥:一直在筹备新专辑,歌曲曾经在制作了,相信很快可以和大家见面,也请大家可以多多支援。

作为从中国摇滚黄金年代走到的音乐人,您后来为何转型演艺事业?

周晓鸥:其实也不算是转型吧,希望可以多尝试一些不同的领域,而音乐一直在做,曾经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奋斗》中您饰演的猪头形象非常深入人心,这个角色的成功和您的转型之间有联系吗?

周晓鸥:很开心大家能够认可,也为之后增添了很大的信心,也可能我比较有记忆点吧,哈哈。希望每一个角色都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我会一直努力下去。

在您演过的所有角色中,您最满意的是哪一个?

周晓鸥:其实每个角色演完再回味的时候都觉得还有空间,应当最好的都在下一部吧。

对您来说,演员这个事业的空间大吗?找您合作的剧本多不多?

周晓鸥:演员这个事业还是很有挑战性的,可以在戏中体会不同的人生。剧还是有挺多的,所以还是要筛选一下挑些合适的参演。

有没有给自己的演艺生涯定过什么最末目标?

周晓鸥:最末目标还真没想过,只要合适我的角色都会去尝试。

做歌手和演员有什么不同?

周晓鸥:两个不同的舞台,歌手能更直观地诠释自己的想法比较径直,演员将根据不同的角色去揣摩人物的内心,让全部人活起来。

今年您刚好50 岁,都说五十知天命,对于您来说是那么吗?

周晓鸥:我没有把年龄看得特别重,其实就是一个数字而已,只要每天过得充实,有梦想,年龄其实并不可怕,而且我觉得我一直很年轻,哈哈。

这个年龄,更慌张还是更从容?

周晓鸥:心态会更平和一些,有句话说得好,可能曾经特别想要的东西现在不想要了,应当是更从容了。

接下来的人生,您还期待哪方面的新突破?

周晓鸥: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该工作的时候忙工作,闲的时候就约好兄弟一起聊聊音乐喝点小酒,人生还是要简单点,突破谈不上,不忘初心最要紧。

前段时间拍的网剧版《鬼吹灯》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体验和大家分享?

周晓鸥:因为这个小说大家都太了解了,所以还是挺有压力的,怕呈长出来的角色和大家心中的有差距,不过也尽我所能让自己更加贴合人物而且下了一些功夫,给听众留些悬念吧,希望可以让大家满意。

关 闭
寄籍模特   |   时尚资讯   |   行业资讯   |   公司资讯   |   靓仔男模   |   老年模特

         Tel:020-34318745   (业务专用)QQ:530569613 粤ICP备12066727号

   广州模特公司|寄籍模特公司|淘宝模特|广州摄影公司|淘宝摄影|内衣模特|化妆品模特
广东模特网Copyright (C) 2008 广州艾格广告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模特网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材料来源于网络,如有触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友情链接:杨震竞彩推荐:千叶主场不败 马竞单博平局